日寸 - Cl的Library


日寸

记得2015年8月,站在学校里从篮球场往宿舍方向的那条下坡,看着女寝屋顶上的黑色鸟类,不禁想象三年以后重新站在这里,自己是啥样?又会是怎样的一阵长吁短叹?

结果到了临高考的时候,篮球场开挖起体育馆,下坡被封锁再也进不去了。

从高考考场(二中)里面出来,恰好在6年前我曾在这个鬼地方搞过一两个月的篮球训练(不想初中没时间打球,高中体育课也差不多交代在每节课追着足球跑2公里就是碰不到球的奇特运动里了)。回忆和做梦有所区别,但是隔得越长,区别也愈加衰颓。当我陪着家长同学出校门之后,既视感已经从描写退化到临摹的程度了。推掉了旁边“学联”女生的传单,走向二中的公交站,心里并没有平时脑补的如释重负,只有一阵阵的麻木。

如今回想起两个月前,倒也像做梦一样,当时的焦虑、迷惘、绝望,只要经过2个月的时间,就可以差不多消磨殆尽;曾在心里做的要做 Community Contributor 的打算,也被搁置到一旁吃灰。折腾花老多的时间折腾 Arch Linux,废了老鼻子劲搭了没动的环境,迟到5分钟的《通信原理》,听不进去的《通信电子电路》,日日不停做白日梦,好像这才是大学生活的本来面目。

日日坐在宿舍的深色床单上,总会有诸如当初的某个时间节点,做了某某事,如今就会某某某某的想法。两个月前,自己想的却是抽空出来,在公交车上听着歌,和 @JmPotato 一道去打工的船新体验。沉浸过去是沉沦的开始,展望未来才是怀满希望的表征。

说这么多是后悔自己当初放弃 PingCAP 实习选择准备考研么?也许是吧。Peer Presure内卷出人头地……种种遥远又贴近的概念压在脸上,像是气管里浸湿的棉花,令人窒息,却让人无可奈何。

大学四年听来很长,弹指间倒蹉跎两年时光。等到毕业读研,等到职场打工,想起当初本部宿舍里坐在床上的发呆,给出的是“花开堪折直须折”,还是“不鸣则已”?

本文链接:

https://clslaid.xyz/index.php/archives/stream_of_time.html
1 + 4 =
快来做第一个评论的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