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斯特的2020 - Cl的Library


马斯特的2020

一月中旬

北京西站外

摄于离京的火车。

一月二十日

马斯特,18岁,无业闲散社会人员。霍金一样垮起坐在车上,毫无生气的样子。
一看到了汽车站,马斯特就带着表妹跑了下来,找到同学一起出去吃火锅。相比麻辣香锅,马斯特更喜欢吃火锅,因为对自己的实际食量缺乏认知,食物放盆里看起来是一点,结果称出来就是好几十,吃也吃不完,就只能浪费的样子。倒是火锅可以整个店都试一遍,羊肉牛肉一份接一份地点,慢慢把肚子填满,好像这样就能少浪费一点,让每一分钱都尽到了自己填饱肚子的责任。
火锅该辣的都够劲,又回味无穷,边上还能滋滋作响地烤鸡翅甚是高级。马斯特很满意。但是接下来半年他就吃不到这么好吃的火锅了。

三月

一系列社会事件深刻地冲击了马斯特的价值观,认知和现实的抵触使得他陷入了深刻的纠结之中,心情非常差。混在两个大佬中间打美赛,带着两个队友坑垃圾处理,发现由于帝国主义封锁或者其他原因访问不到众多的数据库,梯子也断了,心态崩溃;转进商品评价问题。发现自己除了上网查 ARIMAMATLAB 实现以外只能帮队友开 Excel 执行人肉 NLP 活动,心情抑郁。

四月二日

这天马斯特和几个亲戚出门踏青。

老家的水利设施

七月

在刚刚过去的六月马斯特经历了三天学会计算机网络两天学完数据库原理最后栽在了觉得最有意思的离散数学上面。在 DDL 前的4个小时完成了网站开发和 Presentation 的 PPT。在鱼塘边上亲戚家里联网写计算机原理实验,老师教学水平不行但是人还不错,虽然什么也没学到但是还是成功结束了计算机原理的学习。

马斯特总算引来了久违的解脱,终于摆脱了繁忙的大二学习,可以去干点其他的事情。在驾校的车上他开始阅读垂涎已久的 The Rust Book, 一边看 Ownership 一边准备科目二。虽然学得一逼吊遭但是他觉得这玩意比看别的学员开车有意思多了,反正那条路那几个科目自己熟得像 cs_italy的🐔️会刷在哪里一样。自己开车的时候就好好开,其他学员转场的时候他就摸鱼,不亦乐乎。
科目三他如法炮制,但是上路就发现马路不是一个人的马路,只顾自己开车显然是马鹿上马路。
每一次都记不住过人行横道公交站牌要点刹,教练很生气,于是又开始在副驾驶示范如何点刹。马斯特也点刹找感觉,教练觉得不够,于是又踩了一脚点刹,马斯特也踩一脚。这样一来一回踩刹车两人都觉得差不多了,马斯特开始踩油门,但是因为档位是三档又是上坡,车子跑不动,正要换挡的时候“”一声。

被追尾了。
交警看完回放认为马斯特的车子是急刹,判了次责。

在医院刷到了耿总的 Brupst 群,正好自己也差不多看了 The Rust Book 的大部,于是便加了进去。

八月

白天出去开车,在车上摸鱼膜迟先生,畏畏缩缩开车,又开始看杨学圣经 (链表式写作的作者是鉴), 马斯特日益认识到自己的不足和失败。自己虽然叫马斯特,但是并不是真正的 master, 自己能够 master 的也就只有米粉里面加的是青椒肉丝还是木耳肉丝。
八月以拿到驾照而结束,马斯特约上同学去长沙痛快玩了两天,七夕节的黄兴广场人头攒动,在太平老街感觉被🔪️,岳麓山下整了一杯茶颜,道观外远眺湘江,中南大学附近的住宿又涨价了,但是玩的很爽。快乐得像一个成功人士。

回到北京准备 P社 的一面,他感觉自己已经准备好了。

然后

马斯特认为自己无法进行一周连着三天的工作,他害怕通原害怕电磁场害怕通信电子电路。
他畏惧这个学期再一次发生各种 DDL 堆积的惨剧。
不对,他是缺少做出选择的勇气。缺少改变现状的勇气。
马斯特无法做出左右前途的选择,继续窝在原来的轨道里面。是个失败人士。
随后发现自己没有热情,没有动力,像一个破烂的火车头。
卡在了
转向的轨道里
动弹不得

十一月

通信电子电路是什么?
马斯特彻底躺平了,成为了一个失败人士。自己独当一面报了个课程设计开始写五级流水线CPU,但是开发环境的糟糕不禁让他感觉到使用学校的奇怪教具进行开发完全是自讨苦吃。
不知天高地厚地从头开发,让他感觉到心力交瘁。虽然老师宽容他,在适配失败以后,甚至允许他就在电脑上面跑,进行仿真验收,并且非常看好他的作品,问他是否又兴趣继续下去。
他飞也似的逃跑了。

十二月

他再一次地体验了三天学完通信电子电路和随即信号分析。

已经,不能继续下去了。


山雨欲来

山雨已来

2021 年 1 月 25 日

本文链接:

https://clslaid.xyz/index.php/archives/my2020.html
1 + 4 =
快来做第一个评论的人吧~